股票代码 01685.HK 博耳产品 ENGLISH 繁體中文

点击咨询

技术支持Technical support

各方"角力"新电改方案细则

公司名称:发布时间:2015-04-16浏览次数:446

  延宕十三年后,新一轮电力体制改革终于拉弓上弦。“《关于进一步深化电力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即将出台。”包括全国政协委员、国家能源局副局长王禹民在内的多位人士两会期间透露。

  业内人士认为,新电改方案“四放开、一独立、一加强”的框架内容已毫无悬念,关键在于下一步的具体实施细则和试点工作推进。据了解,国家发改委已经就上述框架内容研究制定相关配套性文件和试点工作意见,但这仍将是一个各方角力的过程。值得注意的是,电力供应过剩压顶之下,本应是电改受益方的发电集团却忧心改革引发电价“血拼”,利益将受损。

  作为今年能源体制改革的排头兵,新一轮电力体制改革2013年开始酝酿,直到2014年12月31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正式通过“新电改”方案。

  在众多业内人士看来,与2002年国务院关于电力体制改革的“五号文”相比,新电改方案略显保守和谨慎,核心思路是,即输配以外的经营性电价放开、售电业务放开、增量配电业务放开,公益性和调节性以外的发供电计划放开,交易平台独立,加强规划。

  “我们做发电的,可以在销售侧参加售电。过去是电网一统天下,输配售一体化,现在电改意味着部分现有格局被打破。”全国政协委员、湖北能源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肖宏江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专访时表示,电改的实质作用能有多大,还得看具体操作细则。

  目前的共识是,电力体制改革的核心是电价改革,而电价改革最关键的一环就在输配电价。今年元旦,深圳电改已经启动,内蒙古也成为全国第二个输配电价改革试验田,接下来条件成熟的云南电网也有可能入围。

  “输配电价基本上思路已经定下了,就是放开两头管住中间,但是输配核查成本有很多不确定的因素,比如电价的构成很复杂,有很多政府性的基金,而且还有农网改造、抗旱排涝等工作要求,这都需要厘清,而且各省的负担、电压等级都不一样,确定输配电价要有一个博弈的过程,需要针对这些做一些细则性的工作。”肖宏江坦言,电价改革不可能一蹴而就。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电力建设集团原董事长范集湘表示,“新电改方案只是规划了一个方向,但是什么时候放开、到什么程度,这些都得出台细则。比如,电价调整改革与老百姓息息相关,需要和居民收入等其他调整一起进行,相互承接。”

  忧虑远不止于此。2014年以来全国电力供应形势较为宽松,全国火电机组平均利用小时数仅为4807个,创下近20年最低纪录。中电联预计,今年电力供应形势将继续保持宽松状态。

  “任何一项改革都是利益的再调整和游戏规则的重新制定,总有受益的,也总有受损的。当前电力供应比较宽松甚至过剩的情况下,电力体制改革进一步把发电企业推向了市场,对发电企业的压力更大。放开市场竞争的话,首当其冲的是发电企业,对电力价格肯定是有影响的。”全国政协委员、五大发电集团之一的中电投集团总经理陆启洲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专访时表示,今年中电投的投资总量将比去年下降20%左右。

  装机排名第二的发电企业国电集团判断,按照电改思路,电量计划将会放开,火电企业将进入直接交易市场,企业必须要面向市场找电量,将引发电价“血拼”。电价定价权也要下放,输配电价地方来定,上网电价市场来定,地方政府必然把电力作为经济杠杆,通过降电价拉动当地经济增长。

  王禹民说,随着电力改革的不断深化,国家能源局今年将研究制定并组织实施电力市场建设方案。一方面要规范现有各类交易,包括电力大用户直接交易、跨省区电能交易、发电权交易、辅助服务补偿机制等,抓紧修改完善相关市场交易规定和规则,扩大交易规模。另一方面要积极开展能形成有效市场价格信号的交易机制试点,促进建立真正有利于资源优化配置的市场化机制。

用户平台
在线咨询